工資是每一個(gè)勞動(dòng)者賴(lài)以為生的生存保障。很多人最關(guān)心的是自己最終拿到手的有多少錢(qián),但其實(shí)工資什么時(shí)候發(fā)、以什么方式發(fā)放都很重要!
今天我們聊聊一些企業(yè)變換花樣發(fā)工資的話(huà)題。其實(shí),企業(yè)各種花樣發(fā)工資就是為了規避社保繳費和納稅。而這種行為是嚴重違法的!
今天起,這樣發(fā)工資=偷稅
一、通過(guò)個(gè)人賬戶(hù)發(fā)工資,違法!
一些用人單位不通過(guò)企業(yè)公賬發(fā)放工資,而是通過(guò)公司法定代表人、股東、財務(wù)人員的個(gè)人賬戶(hù)發(fā)放工資,以這種方式來(lái)規避與員工之間的勞動(dòng)關(guān)系,進(jìn)而逃避責任。
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勞動(dòng)爭議審判庭法官邢蓓華提醒:
“在勞動(dòng)爭議案件中,若公司通過(guò)個(gè)人賬戶(hù)給員工發(fā)放工資,訴訟過(guò)程中,公司否定雙方存在勞動(dòng)關(guān)系,稱(chēng)只是股東或資金往來(lái)關(guān)系,在沒(méi)有其他證據情況下,勞動(dòng)者就很難證明與公司之間存在勞動(dòng)關(guān)系。”
此外,通過(guò)個(gè)人賬戶(hù)發(fā)放工資,也不利于勞動(dòng)者查明工資標準。所以,勞動(dòng)者不能只管錢(qián)拿到手,不管工資出處。
湖北省武漢經(jīng)開(kāi)區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(shū)(2018)
 
鄂0191刑初65號
公訴機關(guān)指控:2013年至2014年期間,被告人黃祥耀擔任本轄區京通某(武漢)汽車(chē)服務(wù)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,負責該公司的經(jīng)營(yíng)管理。其指使該公司財務(wù)人員通過(guò)個(gè)人賬戶(hù)收取營(yíng)業(yè)款項,再以其他憑證代替發(fā)票使用的方式逃避繳納稅款共計人民幣1883018元,占該公司同期應繳納稅額的97.17%,且該公司經(jīng)稅務(wù)機關(guān)依法下達追繳稅款通知后仍未補繳稅款。2017年11月6日,被告人黃祥耀被抓獲。2018年4月9日,京通某(武漢)汽車(chē)服務(wù)有限公司補繳稅款人民幣1825630元。
處罰決定:
一、被告人黃祥耀犯逃稅罪,判處有期徒刑三年,緩刑五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00元;
二、本案補繳稅款人民幣57388元,由本院發(fā)還稅務(wù)機關(guān)。
二、多發(fā)工資不繳社保,違法!
在求職過(guò)程中,有一些人發(fā)現繳納社保后,每月到手的錢(qián)會(huì )少。有的用人單位會(huì )以此為由,說(shuō)服勞動(dòng)者不繳社保、多發(fā)工資,而有的勞動(dòng)者也愿意到手的錢(qián)多一些。
有律師表示,繳納社會(huì )保險費是企業(yè)必須履行的義務(wù)。
按照相關(guān)法律規定,用人單位不繳納社?;虿话匆幎ɡU納社保都是違法行為,均需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。
楊某是相城某精密公司的員工,工作大半年后被查出患上急性白血病,短短一個(gè)月就花費了20萬(wàn)余元的醫療費。但由于當初雙方簽訂勞動(dòng)合同時(shí),根據楊某意愿,該公司未依法給楊某繳納社會(huì )保險,而是每月給其發(fā)放社保補貼。雖然在楊某確診患病后,公司補繳了其入職以來(lái)的社會(huì )保險,但是因為系補繳,補繳當月及之前的醫療費均無(wú)法通過(guò)醫療保險予以報銷(xiāo)。此外根據國家有關(guān)規定,用工單位在為員工繳納社會(huì )保險的同時(shí),還需繳納大病醫療保險,對基本醫療保險不能報銷(xiāo)的部分通過(guò)大病醫療保險報銷(xiāo)。楊某與公司協(xié)商不成,并經(jīng)仲裁后,訴至相城區人民法院,要求公司支付其醫療費20萬(wàn)余元、病前4個(gè)月拖欠的工資6000余元及病后6個(gè)月的病假工資3萬(wàn)余元。
三、用人單位任性扣工資,違法!
有的用人單位為防止員工跳槽,會(huì )扣下員工的一部分工資留到年底再發(fā)。如果勞動(dòng)合同中沒(méi)有約定,這種情況屬于拖欠工資,員工可以通過(guò)勞動(dòng)部門(mén)要求用人單位發(fā)放全部工資。
此外,還有的企業(yè)有上班遲到扣工資、請一天假扣三天工資的任性規定。
事實(shí)上,國務(wù)院曾施行的《企業(yè)職工獎懲條例》已在2008年1月15日廢止,用人單位不能再根據該條例的規定在規章制度中隨意設立罰款條款。
今天起,這樣避稅=嚴查
一、現金方式發(fā)放工資,違法!
有些公司以現金方式發(fā)放工資,而不使用銀行代發(fā)。
隨著(zhù)支付管理制度的發(fā)展,國家大力推行非現金結算,全面推行銀行代發(fā)工資模式,設想一下:公司基本戶(hù)有,員工也不少,公司又不在偏遠山區,用現金發(fā)放工資正常嗎?
二、故意混淆勞務(wù)和工資申報,違法!
很多勞務(wù)派遣公司、建筑企業(yè)等,將勞務(wù)工、臨時(shí)工、第三方員工,按照工資薪金申報!特別是社保移交稅局征收,建筑工人實(shí)名制后,這類(lèi)企業(yè)薪資合規性尤為重要!
三、補貼不申報個(gè)稅,違法!
公司沒(méi)有把發(fā)放的節日補貼、交通補貼、通訊補貼、生日禮金合并生成工資進(jìn)行個(gè)稅申報。
企業(yè)和職工在不避稅的情況下個(gè)稅最高可達45%。因此很多企業(yè)為了減少經(jīng)營(yíng)成本而采用違法發(fā)放工資的手法。
四、大量員工零申報
自從個(gè)稅免征額由3500上調至5000后,很多企業(yè)就將員工工資零申報了,但...一個(gè)公司大量零申報,正常嗎?和地區行業(yè)一比較,明顯偏低,等待企業(yè)的將是稅務(wù)稽查。
五、虛開(kāi)發(fā)票抵扣
這是目前很多企業(yè)常用的避稅手法,不僅違規而且違法。企業(yè)將員工工資分解成基本工資、年終獎、過(guò)節費、各類(lèi)補貼等進(jìn)行發(fā)放,再讓員工每個(gè)月找發(fā)票來(lái)沖抵,以報銷(xiāo)的形式達到工資避稅的目的。但如果長(cháng)期大額處理的話(huà),會(huì )造成企業(yè)費用異常,引起稅務(wù)局關(guān)注和稽查。
案例
一、為偷逃個(gè)稅虛列工資,被罰30萬(wàn)元!
某公司2011年賬列應付工資科目為5,013,120.00元,其中列支工作人員2,779,470.00元,銷(xiāo)售及相關(guān)人員工資714,500.00元,外勤人員工資1,519,150.00元。檢查發(fā)現賬列外勤人員發(fā)放的工資其中有1,211,400.00元無(wú)簽字記錄、轉賬憑證或收據有效發(fā)放依據。對于無(wú)有效發(fā)放依據的工資屬多列工資1,211,400.00元,應補繳企業(yè)所得稅302,850.00元。這是一家新三板公司最近剛剛公布的被稽查案例。
二、還在虛列人員工資?必須要收手了!
這幾年類(lèi)似的關(guān)于偷漏個(gè)稅、工資造假的新聞不絕于耳!因為國家對發(fā)票管得嚴格,虛開(kāi)發(fā)票擔心風(fēng)險太大,所以干脆直接虛列工資。
常見(jiàn)的虛列工資3個(gè)行為:
1、虛增工資薪金支出以達到增加企業(yè)所得稅稅前扣除目的。
2、虛列員工花名冊的方式為收入較高的雇員分攤收入。
3、企業(yè)在扣繳時(shí),虛造員工名冊、假發(fā)工資的行為。
大家都懷著(zhù)這種心理:
第一,虛列工資稅務(wù)不上門(mén)核查,基本發(fā)現不了。
第二,虛列工資金額往往不大,一般不容易預警。
真的是這樣嗎?
我們再來(lái)看看其他公司的情況——
情況一:我們公司每個(gè)月都有銷(xiāo)售啟航大會(huì ),必須發(fā)放現金才可以,這樣起到鼓勵的作用,那怎么做比較安全?
答:一定要有簽字記錄,最好財務(wù)那邊留有一份簽字版工資條。就像案例中這個(gè)企業(yè),稅務(wù)2018年來(lái)查你2011年的賬目,這個(gè)時(shí)候聰明的你直接翻出會(huì )計憑證就可以了!還有,簽字人員一定要有勞動(dòng)合同,這些是簽字真偽和員工身份的證明!
情況二:我們公司都是現金發(fā)工資,可以嗎?
答:這是可以的,國家沒(méi)有要求也不會(huì )要求你們的支付方式必須是非現金。更何況現金管理辦法明確規定,員工工資是可以現金支付的。
情況三:為什么還有很多人必須銀行轉賬呢?
答:當微信、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風(fēng)行的年代,身處京滬廣深等一二線(xiàn)城市的你們,竟然用現金發(fā)放工資?你們內控在哪里?你們又是如何將發(fā)放員工的工資如實(shí)納稅申報了呢?
其實(shí),財務(wù)人員的這些疑問(wèn),可能是最大的風(fēng)險,也是你們最大的問(wèn)題。所以,沒(méi)有特殊目的,一定要選擇銀行轉賬發(fā)工資,稅務(wù)來(lái)核查,拿出來(lái)一看,大家都省事!
由以上各種情況可以看出,稅務(wù)稽查的時(shí)候不僅稽查工資表,還會(huì )去核查簽字記錄、銀行轉賬、收據等。僅僅憑一張工資表就想蒙混過(guò)關(guān)肯定是不行的!
案例的四個(gè)警示
一、個(gè)人賬戶(hù)大額和可疑交易銀行稅務(wù)共享信息
國辦函[2017]84號這個(gè)重量級文件,明確了反洗錢(qián)行政主管部門(mén)、稅務(wù)機關(guān)、公安機關(guān)、國家安全機關(guān)、司法機關(guān)以及國務(wù)院銀行業(yè)、證券、保險監督管理機構和其他行政機關(guān)組成的洗錢(qián)和恐怖融資風(fēng)險評估工作組的工作思路。要求各部門(mén)發(fā)現異常,互相分享信息。之前稅務(wù)掌握私人賬戶(hù)資金變動(dòng)是非常困難的,現在變得越來(lái)越容易!
二、法人和公司賬戶(hù)頻繁資金往來(lái)風(fēng)險大!
根據稅收征管法規定,稅務(wù)雖然有權查詢(xún)個(gè)人和企業(yè)銀行賬戶(hù),但是程序和掌握的信息有限,執法力度往往打折扣。但從2018年開(kāi)始,各地金融機構與稅務(wù)、反洗錢(qián)機構合作勢必加大,老板私人賬戶(hù)與公司對公戶(hù)之間頻繁的資金交易都將面臨監控。
三、虛開(kāi)發(fā)票路子徹底堵死!
為什么還和虛開(kāi)發(fā)票有關(guān)系呢?因為目前主流的虛開(kāi)發(fā)票的方式往往是高開(kāi)發(fā)票扣除手續費后流回公司老板私人賬戶(hù)。以后這些異常的資金交易被監管之后,虛開(kāi)發(fā)票的資金流水落石出!虛開(kāi)發(fā)票走到盡頭!
四、公司偷稅必然遭嚴查!
公司偷稅的一貫伎倆往往也是公司收入頻繁流入老板個(gè)人賬戶(hù)!稅務(wù)和銀行沒(méi)有深度合作之前,似乎稅務(wù)的稽查手段有限。但是現在可能在稅務(wù)局拿到銀行的數據就已經(jīng)大體發(fā)現企業(yè)偷稅的鏈條了!
稅務(wù)越來(lái)越規范
2019年,財稅政策頻出,增值稅起征點(diǎn)大改+新工資個(gè)稅+2019年社保新規等政策相繼出臺......無(wú)疑在釋放這樣一個(gè)信號,2020年將會(huì )更加嚴格要求各企業(yè),各財務(wù)人,勢必要將行業(yè)調整至更加規范。
1.全面推行銀行代發(fā)工資模式,稅務(wù)終將會(huì )與銀行共享信息并比對!
2.工資表上的每一個(gè)人員,需要上傳姓名及身份證號碼,對于多處發(fā)放工資的,稅局會(huì )對該身份證號預警,責成申報單位代扣代繳個(gè)人所得稅。
3.工資薪金所得與勞務(wù)報酬所得,二者最大的區別是工資、薪金存在任職受雇關(guān)系、簽訂勞動(dòng)合同并繳納基本社會(huì )保險、接受企業(yè)的日常管理,是被包含的共同主體;而勞務(wù)報酬不存在上述情況,是與企業(yè)分立并存的并列關(guān)系。
4.以后再借用別人的身份證信息用于列工資抵費用的,將很容易預警出來(lái),這是因為2018年底個(gè)人所得稅新的管理系統在各地普遍應用,該系統包括稅務(wù)端和企業(yè)端。其中,稅務(wù)端有“兩處以上收入”模塊,在技術(shù)層面加強了對個(gè)人兩處以上工資、薪金收入的管理。
5.對虛列的工資額抵用成本的,一經(jīng)查實(shí)全部剔除,補交企業(yè)所得稅并處以數倍罰款。
本文來(lái)源:稅務(wù)大講堂、稅來(lái)稅往、神計報稅、郝老師說(shuō)會(huì )計、馬靖昊說(shuō)會(huì )計、會(huì )計說(shuō)、搜狐網(wǎng)